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跟我抢卫生间的女同事
跟我抢卫生间的女同事

跟我抢卫生间的女同事




  半个月前就接到通知,卫生厅联合全省数十家医院召开学术研讨会,我们医院作为本市为数不多的甲等医院之一,便成了本市参加此次会议的主要代表。医院领导早早的就叫我准备好了研讨会的相关材料,安排了一名副院长带队参加此次的会议,至于其他出席的成员,则是各科室相关负责人。

  昨天到的省府,负责接待的同志非常热情,晚宴上更是见到不少其他地方医院的熟面孔,大家杯觥交错好不热闹,毕竟像这样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机会确实不多。吃完饭,余兴未尽的人们又各自扎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,继续联络着各自的感情。我也被几个医院的同事拉扯着去KTV唱歌,免不了又是一番狂饮。最后依稀记得是被同事拖回宾馆的,进了房间蒙头大睡,直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。

  从床上坐起来,嘴巴上答应着,拍拍依旧有点发疼的脑袋,眼睛扫了扫对面的床铺,没人!突然想起,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,同房间的同事小艾给我打过电话,说今晚不回来了,明天直接去会场,我当时迷迷糊糊答应了几声就挂了电话。

  穿上裤子,因为房间空调温度开的很高,再加上敲门声越发急促,于是就赤裸着上身去开门。门刚一打开,一个人影就抵开我冲了进来,然后第一时间抢占了我的卫生间。定睛一看,原来是瑂,她是医院财务科的,30岁的已婚少妇,有个2岁的女儿,但依然保持着20来岁的样貌。我的科室和她楼上楼下,平时见面的机会比较多,因为年纪相当,有不少共同话题,经常抽空插科打诨的,关系自然不错。

  “嘿嘿嘿,干嘛呢?见过进屋打劫的,没见过打劫厕所的!”我打趣她。

  瑂头也不回,从她带来的小包里,掏出一大堆化妆品,对着镜子,熟练的往脸上抹着:“昨天晚上不喝高了嘛,今早就没起来,到这时候才醒。得,这都八点了,九点就开会,这不,来不及了才来借你的厕所用用嘛。”

  “敢情你们房间没厕所啊?”我抱着手,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看着她给自己化妆。

  “嘿,你故意的是吧?我们两个女的一间房,厕所就一个。我这不起来晚了吗,让她抢先一步。如果等她弄好再出来,我还能赶得上时间嘛?”瑂说着回头白我一眼。

  我在边上笑而不语,瑂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小艾起来了吗?小艾!”

  “别喊了,这小子压根就没回来,不知道昨晚去哪快活去了。你找他有事?”

  “我找他能有什么事?我这不是借用你们厕所吗,万一那小子光着屁股起来上厕所不吓死老娘啊?所以先提个醒。”

  “哟,那春光乍现的不正合你意啊?你心里巴不得呢吧,正所谓老草喂小牛......”

  “滚!”

  虽然我们男的洗漱很方便,但谁知道她要弄到什么时候,万一待会时间来不及了我可是哭都哭不出来,要知道,研讨会上我可是排着位要做报告的。还好,厕所比较宽敞,两个人挤挤还是没问题。于是我让瑂往边上挪挪,站在她的左边挤好牙膏,开始很专心的漱口。

  我真的很专心,就盯着面前镜子里的自己和不断涂抹的瑂,眼睛一点都没乱瞄,直到我埋下头,吐掉漱口水的时候,我无意间抬头,朝右边瞥了瞥......瑂依然穿着睡衣,估摸着是想化好妆回房间再去穿衣服,这就出事了。瑂穿的睡衣是宾馆提供的,很宽大,从正面看倒没什么,可是站在我这个角度,恰好能从侧面看到那敞开的睡衣口子,里面一片雪白。我睁大眼睛,满眼的雪白渐渐清晰,还原成一双豪乳。乳头因为紧贴睡衣,所以暂时看不清楚,但是乳房本身可是完完全全的落入我的眼中,硕大的胸部至少能有F,这么大的胸居然违背了地心引力,不但没有垂拉着,反而有点微微的上挺,这得多有弹性啊!

  我是个标准的巨乳控,每当看到胸大的MM就不能自已,更何况这么近距离,这么赤裸裸的展露在我的面前!裤子里的晨勃一直没有消散,被这一刺激,更是越发的坚硬起来,感觉裤子都快被顶破了。

  正当我盯着瑂的胸部食指大动的时候,瑂似乎已经化好妆了,转头发现了不对劲的我。看看我睁得大大的眼睛,再顺着我的视线回看,瑂立刻发现了问题所在。她急忙拉紧了睡衣,瞪了我一眼:“要死了你!”事后仔细一琢磨,那似怪非怪的眼神,绝对是勾引,赤裸裸的勾引!

  知道我当时什么心情吗?一个饿了几天的人,面对一顿美食,正打算开吃的时候,一个人端走了美食......接下来你该怎么办?对,和他拼了!

  我双眼赤红,丢掉了手里的漱口杯和牙刷,一把抓住瑂的双肩,把她往洗漱台上一提,瑂稳稳的坐在了上面。“你......要......要干什么?”瑂显然被我吓到了,说话都不利索起来。

  没有回答她,我抓住她睡衣的领口,向两边一扯,雪白,重新映入我的双眼。因为我动作很快,瑂又被我刚才的眼神吓到了,直到我扯开她的睡衣视奸她的双乳时才反应过来。眼看着睡衣在我手里是扯不回来了,于是急忙想用双手捂住胸部。

  她快我更快,我双手扳住她的肩头,自己的脑袋直接埋进了瑂的双乳之间,口舌不停滑动,不一会瑂的胸部就变得湿淋淋的。期间,瑂一直在用双手往外推我的头,想把我推开,可她那点力量能起什么作用?于是,她改变了策略,每当我的口舌向她进攻的时候,她就往后缩着身子,虽然因为空间有限不能完全躲开我的攻击,但至少让我每每都不能尽意,我心里愈发焦急起来。

  我右手放开她的肩头,直接握住瑂的右乳往前一送,嘴巴很轻松的就将右乳的乳头含住,紧跟着牙齿轻轻的一咬......

  “喔......”瑂居然打了个颤,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。虽然声音很轻,但我俩都听到了,瑂望着我发红的眼睛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瞬间羞红了双耳。原来她的软肋在这里!既然找到了瑂的弱点,我则改全方位突破为集中攻击,紧盯着瑂的双乳乳头重点轰炸,两颗乳头在我的口中轮番进出,或舔,或吸,或轻咬,甚至轻咬之后住向外拉扯......

  瑂在我的连番猛烈攻势之下,终于放弃了胸前的阵地,任凭我把玩她的豪乳,有时还有意无意的挺起胸部,方便我,甚至还时不时的把嘴唇凑上来索吻。我当然不会拒绝,一把搂住她,头低下去就是一个湿吻。我的双手早已放开了她的双肩,改为在她胸前蹂躏,揉、搓、捏、压,只把一双豪乳玩的通红,乳头高高的翘着。老实说,瑂的胸部果然很有弹性,乳头颜色虽有点偏暗但完全不影响视觉感官,甚至带点成熟的诱惑。

  虽然攻陷了瑂的前方阵地,但是并没有解决我军的需要,我军迫切的要求进入更深层次的会战,直捣瑂的枢纽地带。这时瑂的睡衣早被我踩在了脚下,但她也并未因为这样就赤裸。因为直到我拔下她的睡衣时才发现,她早穿好了丝袜裤,丝袜裤里还有内裤,原来她和我一样只是裸着上半身,外面罩着一件睡衣而已。

  瑂见我的视线渐渐下滑,紧盯着她的下身,立刻猜到了我的企图。她急忙用双手死死捂住大腿根部,并夹紧了双腿。

  “我们就到......就到这里好不?”瑂喘着气。

  我双眼赤红,一动不动。

  “别......别,真不可以......”瑂喘气声愈发大了。

  我双手一探,分别抓住了瑂的两只脚,“呀!”瑂一个惊呼,开始挣扎起来,但那力道说是挣扎倒不如说是在挑逗我,我的双手几乎没使什么劲但她的双脚却无法挣脱的样子,同时,她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大腿根部。每当我去掰瑂的双手,放开的脚便成了她攻击我的武器,她会不停的踢动脚来阻止我的进犯,虽然所用的力道不大,但依然干扰了我的行动;如果我抓住她的双脚,那么她又会死死地捂住阵地不让我丝毫得逞,反复几次,都没有进展。

  如是再三,我们就这样反复争夺,我是越来越气喘如牛,而瑂却一副好整以暇乐此不彼的样子。妈的,到底是我在玩她,还是她在玩我啊?我大怒,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。我一把将瑂从洗漱台上抱下来,在她还来不及作出反应的时候,把她的身子一转,背对着我,然后一只手摁住瑂的背向下按去,瑂被我压的双手趴伏在洗漱台上,而我的裆部,正好死死地抵住瑂的屁股。

  这种姿势,这种动作,谁还猜不出我下一步要做什么呢?瑂果断开始挣扎,但是看着是往后乱挠的双手,推在我的身上却是轻轻的,(我当时一度怀疑她是不是嫌我靠的太远了,要我贴的更近些。事后证明果然如此)瑂往后挺动的臀部,不停的撞击在我的裆部上,像是在主动索爱,越发刺激了我。我一只手摁住瑂,抽出一只手迅速的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,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,裤子滑落到了地上,早已等待不堪的肉棒猛的弹了出来,击打在瑂的屁股上。(什么?你要问我的内裤呢?不好意思,本人习惯裸睡,刚才又起的太急,还没来得及穿呢。)“别......啊......别这样......哈......”瑂喘着气回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,声音微带些颤抖。一个女人,用受伤的眼神望着你,同时发出近乎于高潮呻吟的声音,却并没有用行动来真正阻止你的进犯,这会导致什么后果?相信是个男人,面对这样的情况,不但不会退步,反而能激起更大的兽欲,急切的想要占有面前的这个女人!

  我当时一股热血冲上脑门,粗暴的将瑂裆部的连裤袜扯开一个大洞,熟练的抓住她的内裤扯到一边屁股上,露出了中间的细缝。老实说,我这个角度,只能看见两片白花花的大屁股,至于小穴长什么样那是不可能看得到的,除非地上有一面镜子。再说,当时已经精虫上脑了,哪还有先欣赏一番的调调?直接撸了一把又硬又烫的肉棒,对着瑂的屁股缝凑了上去。

  使劲往前一顶,被挡了回来,位置不对,虽然顶到一片嫩肉但明显不是小穴往下调整角度,再一顶,虽然有被夹住的感觉,但明显不是来自小穴,凭经验应该是顶到了瑂的大腿之间;往上抬了抬肉棒,再顶,这下像是顶到了小穴上......

  我还来不及继续使劲往前顶的时候,瑂已经尖叫了起来,虽然声音不大并且她立刻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,但看得出来,我又顶错了地方。因为瑂往前一缩,同时下意识的往后伸手推我。呵呵,估计顶到了瑂的菊花上,看她反应那么大,难道菊花还是处?算了,下回再替她开苞吧,这次办正事要紧!

 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,感觉瑂踮了踮脚,轻轻的往上抬了下屁股,我的肉棒顺着她的屁股缝滑落下来,顶在一片湿滑上,粘粘的感觉透过肉棒传了上来,这不是小穴还能是什么?二话不说,吸气提臀,猛的向前一挺,肉棒贯穿了瑂的肉体全部插了进去。

  “唔......”一声呻吟从瑂捂住嘴巴的手指缝中传出,镜子中倒映出瑂此刻的表情,似痛苦又似舒服。下体传来一股温热,瑂的小穴里早已是泛滥成灾,湿漉漉的粘液在我进入的一刹那就沾满了肉棒,慢慢了动了几下,换回瑂低声的呻吟。毕竟是嫁为人妇又是生过孩子的人,瑂的小穴自然不像那些未婚少女般紧凑,但也并不是无底洞的感觉,小穴里居然时不时传来阵阵蠕动,就像一只小手握着我的肉棒在轻轻撸动。

  在我的肉棒进入瑂的身体后,瑂不再做象征性的挣扎,也不再作势拒绝,而是撑在洗漱台上,配合着我的抽插向后挺动着屁股,瞧着样子,很难联想到刚才还烈女般抵死不从。

  瑂的小穴毕竟有些松软,小幅度的挺动几乎没有任何快感,所以我自插入后一直是使出所有力气,大力挺动肉棒,每次都是全力插入直到我的小腹和瑂的屁股碰撞发出剧烈的声响。如是反复,瑂的屁股通红一片,就像被打过板子一样。瑂自始自终用左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肯松开,右手支在洗漱台上撑起上半身,屁股不断的往后微挺,像是在迎接我的抽插。

  双手伸到瑂的胸前,一手一个牢牢握住她的双乳,身体趴伏在她的背上,而下半身依然很有节奏的在她体内冲刺。这么近的距离,突然鼻子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,不能说是香味,但也绝对不臭,像是成熟女人独有的那种女人味,闻着这样的味道不但不会排斥,反而身体更加亢奋。

  背入式干了瑂一会,将她翻过身来面对着我坐在洗漱台上,向两边大大的分开她的双腿,就像之前玩弄她豪乳式的姿势,唯一不同的是,刚才瑂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私处,而此刻,她的双手为了支撑身体,已是分开在身后两侧,而那美丽的小穴直冲着我,对着我的肉棒敞开着。

  撸了一把肉棒,入手一片滑腻,肉棒上沾满了瑂的淫水。手握肉棒,故意在瑂的小穴四周顶了顶,害的瑂对我发出不满的呻吟声。瑂坐在洗漱台上,小穴的高度刚好正对我的肉棒,真是一分不高,一分不矮,我就这么直挺挺的站着,肉棒抵住小穴口,微微往前一倾,肉棒便插了进去。

  这个姿势很爽,在狠狠干瑂的同时,双手又能近距离的把玩她的豪乳,还能继续刚才未完成的湿吻。低头吻住瑂的双唇,舌头在她口中搅动,突然使了个坏,嘴里一吸,将瑂的舌头吸入我的口中,用牙齿轻轻咬住,同时握住豪乳的双手转换阵地捏住瑂敏感的乳头,下身的肉棒慢慢抽出蓄力待发......忽然,捏住瑂乳头的手指使劲一掐,已经快要抽出穴口的肉棒猛的往里一顶......

  “啊~~~~”瑂的叫声嘎然而止,这叫声是直接从喉咙里窜出来,加上身上两处敏感地带被我同时袭击,她本能的全身颤抖,身体往后一缩,这下惨了!因为她的舌头被我咬住,这一拉扯舌头生疼,第二声喊疼紧接着就出笼了。

  “你要死了!”瑂捂住受伤的舌头,打了我一下,与其说是打还不如说是帮我挠痒。我哈哈大笑,将瑂往怀里一搂,“呀!”害怕掉下去的瑂像八爪鱼一样,四肢缠住了我。就这样,我双手托着瑂的屁股,肉棒依然插在她的小穴中,一步步往房间里走去,走动中,肉棒在瑂体内跳动,害的她一阵阵喘气。

  虽然会场就在宾馆,可时间已经用的差不多了,得抓紧。把瑂往床上一丢,趁着她四肢还陷入床上无法起身的时候,我已经一个饿虎扑食扑了过去,将瑂骑在身下,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小穴,依旧卖力的抽动,进入最后的决战时刻。瑂大概也猜到了我的想法,于是更加卖力的向上挺动屁股迎合我。

  虽然我很努力,瑂也很配合,但是我是个很挑剔的人,瑂的小穴毕竟不是那么的紧,肉棒硬是很硬,可它就是不来感觉啊。突然想到刚才背入的时候肉棒很亢奋,或许......

  我跳下床,抓住瑂的双腿紧紧闭拢,一把抗在我的左肩上。因为双腿紧紧闭住,瑂本来有点张开的小穴此时完全合拢成一条线,肉棒硬是分开肉缝挤进了小穴,刚入小穴立刻传来强烈的感觉,因为双腿紧闭,小穴里紧凑非常,比刚才从背后干瑂时还紧,肉棒每动一下都能感觉到明显的挤迫感。这正是我想要的,双手搂住瑂的双腿,屁股开始上下挺动,肉棒在小穴里抽插打转。

  感觉来的太快了,我只挺动了几十下,肉棒已经有蓬勃待发的感觉,而瑂似乎也感觉强烈,先是疯狂的抓扯床单,到最后已经不得不通过紧紧咬住枕头来阻止自己发出声音。

  来了,要来了!我已经跨入最后的冲刺阶段,进入倒计时,使劲一顶,一下,再一顶,两下,再来,三下......

  瑂感觉到了我的变化,她急忙扔开枕头,喘着气:“别......不能射在里面......不行......”说完开始扭动身体,想退出我的肉棒。

  说实话,我真没打算射在里面。我原本计划着再干几下,然后在最后关头抽出来外射,结果瑂拼命扭动身体,加速了我肉棒的刺激,摇摆的身体让我一个踉跄,身子往前一扑,肉棒完完全全插入了瑂的小穴最深处,然后好死不死的射了......

  瑂见我停止抽插改为在她身体上颤动,知道我射了,不再扭动身体。我顺势抓住她的左乳,伴随着射精的快感,使劲的捏了捏乳头,突然,瑂的身体一阵僵硬,迅速又软了下来,而此时小穴里的肉棒感觉到一股热流,也刚好射完最后一股精液........